万俟十年

查看个人介绍

正义黎明:我们不拍电影,我们只是学个西美史

苹果菠萝派:

强行警告:


首先,我是一个为了超人和蝙蝠侠马克杯去吃了肯德基套餐的人。


其次,我是一个从不义入坑,接受《公众之敌》调教的伪DC粉。


最后,我是一个认为大本的蝙蝠侠和亨利的超人是最合适的迷妹。


如果阅读完以上警告,您还没有出现“想要扇死这个作者”、“啊我不能忍受这种人类”的想法,那么,欢迎继续下拉本篇推送。本文名为“论电影与壁纸和美术史的兼容性”。


-------------------------------------以下正文-------------------------------------


在《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里,扎导在玩梗和对画面的掌控上,简直达到了不遗余力,恨不得每秒一个彩蛋的节奏。一刷我觉得自己在复习西方美术史,二刷我吃彩蛋吃得有点撑,有鉴于我不是完整的迷妹,我就先不分析彩蛋和剧情走向啥的,而是自带油画滤镜来看看这些漂亮的画面。


由于正式版网上没有,我截图统一来自网上发布的预告版,有部分地方预告版没有,请见谅。




在影片前半段,超人在洪水中救出被困者,导演构筑了一组十分有寓意的画面。影片并没有描绘超人如何营救被困者,构图非常有趣:超人逆光悬浮在天上,地上的妇女向超人伸出手。这种光影结构,也被称为“耶稣光”。电影对超人“神之子”的身份进行了明确的提出。



超人背后的光影效果,是典型的基督教油画描绘方式。下图我参考了拉斐尔的《基督显灵》,在耶稣降临人世的时候,背后的光芒和重叠的云层使得耶稣显得纯洁而高大。在画面中,将画面最亮的部分放在神的身上,使得视野比较集中,强调神的地位。这也是《正义黎明》中对超人数次刻画的方式——逆光、悬浮、地下伸手的群众。



(这一幅《基督显灵》的色调被调过,比原本的要鲜亮)


我不知道是否是过度解读,但是在洪水中的营救这一段,似乎还蕴含别的深意。《创世纪》中记载洪水,是人类的灭顶之灾,洗刷罪恶的天谴。《希伯来圣经》以《创世纪》作为开篇,作为人类新生的开启,在洪水中降临(对,就是降临)的超人,是否正预示着——尽管并不一定就是——指引和拯救?


此外,这一段,被困在屋顶上的是一家三口,而唯一伸手向超人求援的是一名中年妇女。女性,尤其是妇女,一直是画家们偏宠的对象。她们的柔软、细腻和母性,也使得她们经常成为油画的主体。向超人伸手的是“母亲”,这其中是否也带着特殊的含义呢?




我相信这一幕给大部分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蝙蝠侠潜入大都会图书馆聚会的时候,亡灵节发生火灾,超人抱着小女孩走向人群,人群纷纷跪下,向着超人伸出双手。无论是色调、构图还是动作,都让我开始无限次后悔为什么不好好学西方美术史。



亡灵节,也被誉为是“以死亡为名的狂欢”,据传是墨西哥被天主教强迫统治后,融合“圣灵教”和“万圣节”的盛大庆典。人群的表情非常僵硬,人与骷髅交错而立。骷髅面具与暗色调,暗示的恐怕不仅是膜拜,而是地狱。他们在膜拜超人,在渴求他的解救,同时,他们也在将他拖入地狱。同时,将超人的身高刻意强调(能发现比人群更高),也是艺术手法中对人神差别的另一种强调方式,最典型的就是埃及的亡灵书。


人与神在手上的相互勾连,这种画法我估摸可能是文艺复兴时期开始的(再次重申我的西方美术史学得完全乱七八糟)。比如米开朗琪罗的《创造亚当》,亚当与耶和华(三位一体不懂!)在手部上就有相互接触(这一段十分感谢 @鲁本斯和米开朗基罗 同学捉虫,是我记错了,私密马赛!)。这种构图法-动作留下了非常深的影响。



(这幅画的色调不是非常对,我尽力找到了细节最清晰的,但是和壁画上的颜色仍然有一定的差异,所以看起来会比电影颜色更鲜艳,其实不然)



(古典油画在颜色上的沉郁与后期不同,整部《正义黎明》的色调偏沉暗,对色彩和阴影的处理都倾向古典油画的方式)


这是一般对“圣神降临”的描绘性画面,信徒在下面伸手,不信服者被耀眼的神光刺痛双眼,人们的脸上流露出各异的神情。在甫展出的洪水画面中,伸手的妇女也与这幅画中的信徒们有非常类似的地方(披着毛毯与披着袍子,以往也被解读做是“正在赶路”的人)。




再来说说超人之死。非常抱歉的是,预告版都没有放出这一段,我试图用语言简单描述此处的场景。在被毁灭日(Doomsday,原作中不死的怪物,超人的死敌)捅心杀后,超人在石碓的最上方停止了呼吸,老爷和神奇女侠将超人抬下石碓,露易丝站在石碓下伸手去接。


我那学美术的姑姑一出电影院就冲我大喊:“这不就是鲁本斯的《下十字架》吗!”



(鲁本斯《下十字架》)


确实,蝙蝠侠和神奇女侠一上一下抱着超人的尸体,金发的女孩在最下方伸出手,两幅画面在背景上都是乌云密布和一线阳光。以及同样出自鲁本斯之手的《基督下葬》,也与这一幕有非常类似之处(一不小心暴露了我很喜欢鲁本斯这件事情呢)。



(鲁本斯《基督下葬》)


加一个我自己无聊的联想吧。在看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超人这套神奇的三原色设计是什么鬼,然后我在翻西方美术史的时候……看到了圣母玛利亚。


……真想找到古早漫的画师问问你是不是提香的脑残粉。


这是提香的《抱着耶稣的圣玛利亚》,玛利亚内穿红色,外披蓝色毯子。尽管我们大超是内穿蓝色,外披红色袍子,我怎么还是觉得这么像呢?



老爷表示:可能你瞎。



大超表示:我不想听。




除了这些画面上对“神之子”身份的确认,还有一些是台词或设计上的梗,很多朋友们都已经提到过了:


1.“弥赛亚”。应该是在新闻评论中,将超人比作“弥赛亚”,也即是神的受膏者,“救世主”;


2.片后半段也有一次“荷鲁斯、阿波罗、耶和华、卡尔艾尔(也就是超人)”的并列(好像是莱秃说的),除了超人以为,分别是埃及神话、希腊神话、基督教在人间化身的最高领袖,荷鲁斯是所有埃及法老的本源。同时,荷鲁斯和阿波罗都象征着力量;


3.与之相对,在片中老爷第一次以蝙蝠侠的身份出场的时候,被营救的女子不肯走出牢笼,她们称呼他为“一个魔鬼”,这明显是与大超的身份对应。


4.朗基努斯之枪。


仅作为我个人对扎导的理解,这是一个动作戏我给零分(少给一分怕你骄傲)叙事段我恨不得给一万分(多给你几个零随便骄傲)的导演。从《超人:钢铁之躯》到《守望者》再到《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所有的叙事的文艺画面都随时可以截图做壁纸,每一帧都漂亮得让人心醉。慢镜头和节奏的把握,背景音乐的处理,都美得不在人间。


然后说说联合制片人克里斯托弗·诺兰(诺兰哥),《黑暗骑士》三部曲实在必须被列入史上必看的十部三部曲之中,但当做同人看会更幸福,我是被诺兰哥拖下水的,这碗毒安利,我流着泪也要干啊!


--------------------以下内容完全是迷妹滤镜的吐槽,和美术史没有任何关系--------


最后来几发迷妹滤镜下的疯狂吐槽:


1.乡镇小记者×霸道大总裁,导演你这是《五十度X》看上瘾了?采访那一幕老爷邪魅一笑我心都要化了……



(布鲁斯:你们谁敢说我不是攻?哼!)


2.老爷的第一个梦境是人蝠,太丑了我没啥兴趣。第二个梦境里出现了达克赛德的标志(天启星大反派),还有传说中的捅胸杀。不得不说,哼哼超在演苦大仇深的反派脸上,简直帅得我一脸血。导演我要吃不义!!!



(不义超:蝙蝠我来了yo~)


3.主张审判超人的女议员姓“Finch(芬奇)”,是一个道德观和是非观都非常强的女性,对外来物种介入人类有很独特的看法。出于对诺兰兄弟爱的揣测,我不禁想起了诺兰弟弟的《疑犯追踪》里号称“全美剧三观最正”的男主,也姓“Finch(芬奇)”。片中女议员死于国会大厦爆炸,在《疑犯追踪》里,芬奇也面对过一次国会大厦爆炸,只是他被救出来了;


4.片头老爷冲进雾里面救人的时候,看到了一匹马(肯定是幻觉),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神奇女侠。在《正义者联盟》中女侠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就是与母亲在骑马。


5.全片中莱(还没有)秃和女议员在发表讲话的时候分别大脑短路(接不上前言)了一次,暂时没发现任何梗;


6.对付玛莎(超人妈妈)的确实是火焰枪,可见莱秃真的是想烧死超人的妈妈,对应前面所说的“生出会飞的恶魔的女人当然是女巫”;


7.在最后大家为大超之死纪念的时候,影片拉了一个镜头,画面中出现所有前去哀悼的人,手里的蜡烛没有两支一模一样的!佩服处女座导演组。以及我真的很喜欢写在大超棺木上的“If you seek for his monument, look around”,对应了老爷在之前所说的“It is all about the future, it’s my legacy”,十分感人。


8.最后蝙蝠侠和莱(这次是真的)秃的史诗性会面(并没有),莱秃唱的就是达克赛德的出场主题曲!


9.下面请允许我强行安利帅气的哼哼!



(要见到未来老公了,有点小期待呢~)



(咦蝙蝠你不要跑!宝宝伐开心!要抱抱!)



(还跑!我们好好聊聊!)



(嘤嘤嘤布鲁斯我什么都不知道啦!)


 


神啊,看在我写得这么辛苦的份上,送我一只大超吧(双手合十)。



老爷: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作者,卒。


--------------------------------------------------------------------------------


以上油画都是我凭着基本等于没有的记忆通过百度图片找到的,无授权,侵删。剧照是在B站上预告片的截图……这个应该没有侵权……吧QAQ


所有对西美史的回忆,如有不准,随时欢迎指正。


不评论不讨论任何“神之子”到底合理不合理/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含义/会不会推动剧情。这些问题留给扎导去思考吧(烟

评论
热度(544)
  1. 弥君最近只想呵呵苹果菠萝派 转载了此文字
©万俟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