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十年

查看个人介绍

【叶周叶】生死局

言华:

※ 补完先前1581催生的脑洞,之前那篇就被我删掉啦w

※ 新章的叶神小周帅我一脸……于是顺带就拿这个混充一下叶周的点题(只是被我写成无差+心证式CP了抱歉OJZ……

※ 文渣慎慎慎


(一)

金碧辉煌的大厅,觥筹交错的酒席,衣香鬓影间什么隐秘的信息被传递,什么未知的结局被注定。

端着一杯红葡萄酒站在宴会的边角处的年轻人望着大厅中央正在飞快旋转地一对男女,俊美的脸颊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眼中时不时掠过的焦急神采才昭示他现在的心情。

耳朵中塞着的微型耳麦传来了同伴的密语敲击,他仔细辨认着那些对于外人而言无法解读的密码,神情微微一沉。

二楼、阻碍。

他略略抬起手像是要借灯光来仔细看手中酒的色泽,手指在玻璃杯身上轻轻弹了几下,节奏顺着袖口的拾音器飞快递化作电磁波传出。

我去?

在等待回答的时间内有一位衣着华美的年轻女人朝他走过来,眉眼艳丽不可方物,笑容甜美地发出邀请:“这位英俊的先生,不一起去跳舞吗?”

他沉默地回望,适时露出一点歉然的神情摇头婉拒。

被拒绝的女人也不露出尴尬神情,冲他微微一扬酒杯:“那么,祝你玩得愉快。”

她冲这个年轻人眨了眨眼睛,方才往自己的女伴身边走回去。年轻男人重新垂下眼脸,像是在低头沉思像是对宴会有些厌倦。

耳麦中重新传来敲击声,沉稳的两声“笃笃”。

否决。

年轻人抬起头往大厅上方二楼的平台上飞快瞥了一眼,那儿站着一对耳鬓厮磨的情侣,看上去丝毫没有被打扰的迹象。

既然他的同伴认为暂时不需要他,那他还是留在原地。并非不对这样的抉择感到困惑,然而这次任务,他不是指挥人,他所需要做的就是配合自己的同伴。

耳麦中再次传来敲击声。

年轻人的表情依旧沉稳未变。他的手按上了自己的太阳穴像是有些眩晕,路过的侍者好心地询问他需不需要在沙发上坐一坐。

“……洗手间在?”

“啊,从这个出口出去左转就能看到了。先生,需要帮助吗?”

年轻人摇了摇头,将手中未饮一口的酒重新放回侍者的餐盘上,然后快步走了出去。在刚才抬手的过程中他已经取下了耳中的耳麦,下一秒钟二楼猛然炸裂的烟火就迅速蔓延开来。年轻人从自己的外套内襟拔出手枪,神情始终未有动容的色彩。

然后下一刻,他望见了走廊深处飞快向他的方向冲过来的身影。

“撤退!”

对方的脚步飞快,然而一条手臂却软软垂在身边,鲜血淋漓。

年轻人担忧地看着他的样子,动作却没有丝毫犹豫,伸手将同伴的另一只手搭在肩上,以单手的力量支撑对方的体重,另一只手还有余力进行还击。

走廊深处的帷幕有飞快奔跑的声音,先前的爆炸启动了廊内的火警系统,现在四处喷溅的水雾显然造成了一定的视线阻挡——然而年轻人的子弹还是准确地击中了奔跑过来的身影之一,对方发出尖锐不似人形的吼叫,被子弹镌刻的神圣纹路钉在原处动弹不得。

“不要恋战。”

年轻人再度飞快地往帷幕那儿看了一眼,有一个不紧不慢的身影正在朝这里走过来,他知道那是谁,也一直想要……

他平稳地端着手枪,背着自己的同伴飞快地冲出了正在举行宴会的城堡。

脚步从容镇定,仿佛自始至终都未曾有所动摇。


“这么说,周泽楷没有正面见到叶修?”

“确实。”

“那就好。现在的局势,他们两个不适合直面接触。”

“为何?”

“王见王,死局。”


(二)

白色的光覆盖在手臂上,缓缓流动的生机刺激躯体的细胞分裂,江波涛为了快速愈合的麻痒微微皱眉,抬起头看,背靠着门框站立的年轻人正双臂环抱,垂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可以了。”他身边的治疗者对他点了点头之后快步走出了房间。江波涛尝试着晃动了一下手臂,骨骼的愈合还需要时间,短期内只要不用剑就没有问题。他站起身走到门边:“小周,在想什么?”

“委托人那边。”周泽楷低声说,“没有提过。”

江波涛点了点头:“委托人那边我会去沟通,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想必他们也不会隐瞒太多。叶修会出现在那场宴会上实在是个意外,幸好你们没有正面交手。”

周泽楷略略抬眼,眼神中有些疑惑。

江波涛摊开手分析:“我知道你们见面的胜负数五五开,但是也一定会两败俱伤。雇佣兵与黑暗议会之间本就是互相牵制的关系,之前的几次冲突已经把局势闹得足够僵,你们一旦交手,势必会被认为是雇佣兵与黑暗议会之间的开战导火索。”

“我知道了。”沉默了良久,周泽楷回答了他一句,然后摊开手掌平伸到江波涛眼前。

“什么……队长我不会乱动剑的……好吧好吧。”江波涛无奈地将自己从不离身的短剑递了过去。周泽楷接过短剑就转身离开了江波涛的房间,后者没有受伤的手撑在墙壁上,然后接通了先前就一直在震动的通讯终端。

“……”

“是,我是江波涛。”

“……我明白。”

“这就是你的目的?抱歉,只有这件事情我不会插手。接任委托的工作确实一直是由我来定的,但是我也不会借此干涉队长的个人想法。”

“……那还真是遗憾。”

他挂掉了电话,干脆利落地将先前通讯录里的这个号码删除。


遥远的三千五百里之外,白日的城堡显得很安静。

“当时你明明可以追出去。”有不满的女声这样说道,“想象一下啊!那可是周泽楷哎周泽楷哎!”

“陈大老板,你是黑暗议会的人吧?”抽烟的人笑起来,“这么明目张胆崇拜周泽楷还行不行啊?”

“谁崇拜他了!”陈果气哼哼地踢了他一脚,然后被敏捷地闪避开来,“你故意放他走的?”

叶修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有些满不在乎的笑容:“你觉得我是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还能是什么啊。”陈果哼了一声,“对上周泽楷你肯定能够赢的吧!”

“哎呦陈大老板你也太高看我了……”叶修这下可是被吓了一跳,他摆了摆手,“小周今非昔比啊。”

“这称呼……我都快忘了你曾经也是雇佣兵了。不过你以前和周泽楷有交过手么?”

“有当然是有的。”叶修摊开手,“但是雇佣兵之间竞争再激烈也有条例拘束,不可能畅快淋漓地打一场啊……”

陈果也被吓一跳:“你想对他动真刀真枪啊?”

叶修:“……我现在是黑暗议会的人没错吧?老板娘你真没发烧么?”

“……滚!”

陈果白了叶修一眼转身走开,却没发现之前的话题已经被不知不觉地岔了开来。叶修重新将指间的烟叼在嘴上,表情有点无奈。

这场仗,敌在暗我在明,如果不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中,问题可就大了去了。


(三)

又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中黑暗议会和雇佣兵们指间又有了一些摩擦。黑暗议会人少势弱,雇佣兵们容易产生内部摩擦,两相权衡之下实力可以打平,最后几次冲突碰撞都没有升级到大规模上。

“局势已经复杂起来了。”叶修摇摇头,在听陈果提及最近几次冲突的时候说道,“议会里大部分人都喜欢培养黑暗生物,能收住那些生物让他们远离普通人的也是少数。几次冲突下来雇佣兵有损伤没有死亡,但是养出来的黑暗生物却死了不少——看着吧,再下一次议会就要有人忍不住想开战了。”

陈果惊讶地看着桌上的沙盘。此刻叶修难得没有叼着烟,而是在沙盘上摆弄近几次冲突的双方实力对比,从他东一点西一点插上的旗子就可以看出来发生对抗的地点正在一点点连成线条。

“这是想一路把哥连到小周那儿去呢。”叶修头也没抬语带嘲讽。

“那你千万别上当啊!”

叶修耸了耸肩:“总有一天要交手的。都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身边的国际象棋棋盘上有一副未下完的棋局,此刻他伸手推动了黑棋的国王,然后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沙盘。

陈果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直觉有点不妙——然后下一刻,叶修对她伸出手来:“老板娘,问你借一下通讯终端?”

她掏出手机扔过去,顺口问了一句:“打给谁啊?”

“周泽楷。”

……卧槽。

陈果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叶修带坏了,她第一反应居然不是“你打给敌方阵营做什么”,而是“和周泽楷打电话真的能自如沟通吗”。


当然是能的。

虽然说不管是黑暗议会还是雇佣兵方面都知道周泽楷不喜欢说话,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能说话啊。

“喂,小周么,听得出来我是谁不?”

“……叶修前辈?”

电话那头雇佣兵小队刚开完集体会议都还没离开桌子,听到周泽楷接起电话说了这么个名字,江波涛手一抖,把茶杯里的水都泼自己衣服上了。

“队长……电话那头是……?”他试探着问。

周泽楷点点头肯定他的猜测:“叶修前辈。”

江波涛觉得心好累。黑暗议会的王者来给最强雇佣兵电话,这怎么看透着一股子阴谋的气味。可人家分明是光明正大打电话过来的,他们这头再怎么郁闷都得迎难而上作出回应。

不过最后决定是什么,还要看周泽楷自己的意愿。江波涛这样想着就发现周泽楷已经挂了电话,但是表情还有些呆呆的就那样盯着通讯终端不放,看起来简直比困扰还要困扰。

背后的吕泊远拍拍他的肩膀表情诚恳:死道友不死贫道副队你快去问问队长都和叶修前辈聊了什么。

江波涛最后轻咳一声:“小周?”

周泽楷抬起头望向他。

“你和叶修前辈……”

然后他听到了周泽楷简短的答案。

“后天,石钟林洞,生死不论。”

……江波涛觉得这简直是他听过周泽楷说的最长最虐的话之一。


石钟林洞算是个有些封闭的山洞,石灰岩构造让山洞里布满了钟乳石和石笋。叶修主动约战,地点自然是周泽楷来选。陈果知道之后表情狰狞得简直不像话:“你疯了?那种地形对你而言非常不利啊?”

叶修好笑地看她一眼:“老板娘,你真当我去是和小周打啊?”

“……啊,不是吗?”

“哦,其实是的。”

——要不是武力值相差太大,陈果简直想揍死叶修。

“老板娘你就别操心了,说好了生死不论啊。”叶修摊开手,一把银亮的伞扛在肩上表情轻松。

——别管什么武力值了,这时候直接上拳脚比较快吧。


(四)


那天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不过从石钟林洞里走出来的叶修和周泽楷都完好无损。

已经在外面虎视眈眈很久就等开战的黑暗议会和雇佣兵双方就差踩过那条三八线了,结果就看到这两个人一起出来,看起来气氛还十分友好和睦,就差没手牵手做基友……就差没有一起喝杯酒了,那箭在弦上却不能发出去的感觉,顿时把人闷坏了。

思维敏捷一点的这才意识到,这两个人,根本是跨阵营把所有人都凑在一起,用这种诱饵的方式打捞了所有想要开战并分一杯羹的那些家伙。

不是没人猜到有这种可能性,可是叶修抛弃自己的雇佣兵身份入驻黑暗议会是事实,没有人相信他们两个能够毫不犹豫地交付信任一起撒网。

可他们偏偏就这么干了。

“……就算把我们都引出来又怎么样?叶修,你别忘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我没忘又怎么样?”叶修耸了耸肩,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说话的人。

然后他们陡然反应过来。

如果黑暗议会和雇佣兵之间真的开战,就意味着他们一定会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而如今叶修和周泽楷在所有想要这个理由实现的人面前亲手将那个可能性扼杀了——阵营还有什么意义?

几个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以手在脖颈间比划了个动作。

——杀。

“你瞧小周,我就说过他们肯定还要恼羞成怒地送死。”叶修叹息一声,肩上的伞陡然张开,将远处飞射而来的一支支漆黑的箭挡下;与此同时,周泽楷已经默契地抽出双枪,碎霜的充能按键被按下,飞射而出的子弹以冰蓝色的姿态直接击穿了两只黑暗生物的脑壳。

“总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吃亏啊。”叶修低声说着,从伞柄中抽出一把剑来和周泽楷并肩冲入了已经混杂起来的双方阵营,先前就约定好了绝不杀人,此刻黑暗生物成为了周泽楷双枪的主要目标。叶修则是相反,他以正好能将人击晕或者让人失去战斗力的力道袭向那些雇佣兵们,力图将所有的麻烦一次性解决。

“这也是比试。”周泽楷随手一枪将一个试图在远处释放大规模咒术的雇佣兵冻住,翻身膝撞加子弹直接把一只黑暗生物砸到另一只身上让它们双双消亡。

叶修没忍住笑,他手中的伞猛然一收也变成了枪的形态,用于造成僵直作用的子弹飞快地扫成了两路,和周泽楷的双枪声响控制住了整个场面。


微型的耳麦中传来了轻快的敲击声,周泽楷手中的枪依旧在疯狂地倾泻子弹,耳朵却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些讯息。

“他们已经好了。”他简短地对叶修这样说。

叶修知道他的意思——正在朝这个方向赶来的残党们,已经被他和周泽楷私交不错的那些人都控制住了。

“那我们也尽快吧……好歹是王见王,速度还比不上骑士们可要不得啊。”

周泽楷“嗯”了一声。

明明是相当凶险的死局,在叶修手中却奇迹一样的转回生机——如果不是他充分信任自己不会背后下黑手,这一场棋局,不论是黑子还是白子恐怕都要损失惨重。

谁说王见王就是死局?只要有技艺足够高超的棋手,也能够在这场面之下,生生破开一条死里逃生之路。

这种被敌方阵营的人毫无保留的信任的感觉,其实挺不错的。


大约再十分钟,石钟林洞外除了周泽楷和叶修就已经没有站立着的人了。叶修伸手释放了一个简单的治愈术,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具体的治疗你还是找队里负责的人来看,后续的事务我看小江就能搞定,小周你要记得好好养伤啊。”

“前辈也是。”

周泽楷下意识地这样回答,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着叶修。

然后,他就听到了他想要听到的那句话。

“等你没事了,我们俩再比试一场吧……这次只论胜负,不论生死。”

看叶修把半个人懒洋洋地都靠在伞上,周泽楷忍不住笑了一笑。

“好。”

只论胜负,不论生死。


【END】

会不会有点歧义?

“生死不论”的意思是“如果弄死了你也别来找我抱怨”。

“只论胜负不论生死”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我们俩一起比出个高下来,不搞得生生死死那么凶残”……这样。

评论
热度(39)
  1. 万俟十年言华 转载了此文字
©万俟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